文元會還躺在病床上,已經對兩個外孫今後的生活憂心忡忡
  事發道滘新田東路四巷,被砍母女一死一傷
  羊城晚報訊 記者謝穎攝影報道:文元會怎麼也沒想到,20多天前才來東莞幫女兒照顧外孫,如今母女二人已陰陽相隔。10月29日晚上,一名男子持刀闖入文元會女兒租住的出租屋內,將其殘忍殺害。女婿兩年前突發腦溢血離世,如今女兒又遭此劫,兩個外孫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現在只能暫住在爺爺奶奶家,當晚目睹慘案發生,只要一提到母親,兩個孩子便痛哭難停。
  手拿砍刀闖入屋內行凶
  受害者陳長勇是文元會的二女兒,8年前與女婿一起到東莞打工,兩人育有兩個兒子,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只是天意弄人,兩年前,二女婿不幸腦溢血辭世,丟下母子3人,租住在道滘新田東路四巷2層樓的出租屋內。
  文元會告訴羊城晚報記者,10月29日晚上8點,女兒陳長勇在家剛洗完澡,外面電話響了,小孫子催著她去接電話。這時,女兒在外面大叫了一聲,正在陽臺上抽煙的文元會就看到一個男子手持砍刀向女兒脖子上砍去。
  “是砍骨頭的那種刀,很厚。”見到這一幕,文元會嚇壞了。心想這怎麼得了,馬上前去幫忙奪刀,持刀男子不管不顧,拿刀就向迎面而來的文元會的臉上砍去。“看我沒有退,又對我連砍了三刀。”這時,陳長勇過來搶刀,男子又對她手、腿一陣亂砍,三人扭做一團,男子扯下身邊一段電線往文元會脖子上狠狠繞了幾圈,文元會差點窒息,迷迷糊糊看著男子把女兒拖進屋裡,女兒大聲喊,“快點報警!”這時,屋裡繼續傳來男子砍人及女兒的呼救聲,文元會勉強爬到門口,就看到全身是血的女兒被男子從陽臺推下了樓,隨後男子瘋了一樣也衝下了樓。
  陳長勇當晚的呼救聲也驚動了四周的鄰居。據樓下一位鄰居告訴記者,當晚8點20分左右,就聽到了樓上陳長勇在喊救命,住在樓下的兩人本是陳長勇的親戚,馬上過來拍門,發現大門緊鎖,於是立即報了警,兩人還在樓下大喊讓砍人男子開門。
  旁邊的鄰居聽到呼救聲也過來幫忙,“我們聽到了樓上有‘突突突’的聲音,知道上面發生大事了,就是進不去。”於是,有鄰居叫陳長勇從二樓陽臺跳下來,但陳長勇剛走到陽臺又被砍人男子拉了進去,兩人推搡中,陳長勇跳了下來,掉到了一樓門口,但又被男子拽了進去,這時,陳長勇的親戚見到開門了就立即沖了進去,但是裡面再也沒有聲音傳出來。
  據這位鄰居說,警察趕到現場時,被砍的陳長勇已經一動不動,“脖子被砍得稀爛,全都是血”,而砍人男子脖子右邊也有一道傷口,懷疑是想自殺沒成功。隨後,砍人男子被警方帶走。
  為情殺人蓄謀已久
  陳長勇的妹妹告訴記者,當晚持刀砍人的男子名叫王貴,是陳長勇已故丈夫的遠房親戚。曾經和陳長勇夫婦同住一棟出租樓,當時陳長勇夫婦住在二樓,而王貴與妻子住在一樓。
  兩年前,陳長勇的丈夫發病去世,妹妹陳長花曾來東莞住過一段時間,幫忙姐姐照顧小孩。回憶起那段日子,陳長花說當時並無異樣。“姐姐有時候周末做飯,還請老鄉們一起來吃,王貴也在其中,和姐姐並沒有過多交談,也沒聽姐姐特別提起過這個人。”據文元會回憶,在她來莞的20多天里,王貴曾經來過家中一次。“當時他過來找樓下附近的老鄉玩,但也沒上樓和我女兒說話。”在陳長勇家人看來,王貴只是個見面不多的遠房親戚。
  但在附近鄰居眼裡,王貴和陳長勇的關係似乎沒那麼簡單。一位鄰居告訴羊城晚報記者,一個多月前,王貴才從道滘新田東路四巷搬走,“當時聽說他和陳長勇吵架了,而且鬧得很凶”。
  王貴搬走以後,陳長勇在和街坊的一次聊天中,突然提到王貴想殺她,當時鄰居們不信,陳長勇還特地把王貴發給她的短信拿出來給大家看,有人記得上面寫的是,“我得不到你,我要強姦你,我要砍死你!”當時,鄰居們都覺得這是他們的個人恩怨,只是叫她小心,也有人說可能是開玩笑的。這樣的一句話,當時並沒有多少人放在心上,對王貴來說,卻可能是謀劃已久。
  陳長花告訴記者,他們從警方處瞭解到,王貴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買好了刀,並準備好了鎖和手套。事發當日,王貴從出租屋後面翻牆而入,進門後便將一樓大門反鎖,直接上了二樓,又將一二樓間的門用自己買來的門鎖上了鎖,整個過程中,為了不留下痕跡,他還準備了手套。
  
  死者生前工作照
  王貴其人
  殺人前曾接電話稱“今夜回不去了”
  在鄰居眼裡,王貴1.7米的個子,很瘦,平時話也不多。雖然大家相鄰為伴一起居住多年,但很少與周圍人有交談。據目睹此事的一位鄰居回憶,當晚陳長勇從二樓跳下來以後,王貴下樓將她又拽了進去,也因此打開了被鎖的門,隨後陳長勇的親戚立即沖了進去,之後有人聽到王貴接了一個電話,像是他老婆打過來的,他說今夜是回不去了。
  編輯: 王燕子  (原標題:東莞一男子疑“因情生恨”砍殺母女 致一死一傷)
創作者介紹

Siem Reap

kc40kcjex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